日涂控股的收購術

                   “為了在全球市場上都能夠有所發展,我們作出了參加‘全球規模的市場陣地爭奪戰’的決定。”大約1年前,田堂哲志(TADO Tetsushi)在接受日本《周刊鉆石》采訪時,如此宣告他以及他所掌控企業的全球戰略措施。

                  再往前推1年,也即2015年4月1日,田堂哲志剛剛升任日本涂料控股株式會社(NipponPaint Holdings Co.,Ltd.。下稱“日涂控股”)社長(相當于總經理)一職,成為這家當時位居亞洲第二的涂料生產商——位居亞洲第一的是關西涂料株式會社(Kansai Paint Co.,Ltd.。下稱“關西涂料”)——的實際掌權人。

                  田堂哲志的上任實際上成為日涂控股發展歷史上的一條分界線——在此之前,日涂控股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本土事業的發展上,海外市場只是其業務補充,最大的成就便是與新加坡吳德南集團(Wuthelam Group)合資在亞洲區域開展的立邦涂料事業,但并不占控股地位。日涂控股這種保守的局面在田堂哲志接任前被打破,并“喚醒”了其“參戰”全球市場的野心。

                  與其說是田堂哲志的到來讓日涂控股收獲了野心,不如說是日涂控股為它勃發的野心找到了合適的“操盤手”。在田堂哲志之前,日涂控股(當時名為“日本涂料株式會社”,以下統稱“日涂控股”)經歷過松浦誠和酒井健二兩任社長。因為金融危機,松浦誠對日涂控股的經營并不算成功,酒井健二就在此時接過“爛攤子”,并完成了對日涂控股的救贖,確立了成為“全球領先的涂料生產企業”的目標。

                  與所有有野心的企業一樣,收購成為日涂控股實現野心的捷徑??v覽日涂控股官網開示的信息列表,從2013年開始,“收購”這一關鍵詞便頻繁出現,并延續至今——通過2015年對亞洲區域與吳德南集團合資的立邦涂料事業的收購,日涂控股攀升至全球第四大涂料生產商的地位,并超越關西涂料成為亞洲涂料市場的霸主。

                  也因此,對于亞洲尤其是中國市場,裹挾從合作伙伴吳德南集團那收購而來的對立邦涂料事業的控制權,日涂控股將中國定義為“核心市場區域”,并作為支撐其建筑涂料業務的市場支柱。因此,日涂控股依然表現出在中國持續尋找收購機會的態度,并未停步。

                  但歐美區域依然是其軟肋。在田堂哲志看來,鞏固亞洲市場地位的同時,日涂控股的下一步將向歐美市場發力。在田堂哲志上任以后,與其“全球化目標”相匹配,日涂控股的收購觸角不再局限于它所熟悉的本土及亞洲市場,開始向歐美市場延伸。

                  在前述采訪中,田堂哲志如此判斷日涂控股的“全球化”機會:“‘Big3’(指世界排名前三的涂料生產商,包括PPG工業、阿克蘇諾貝爾和宣偉——編者)的市場份額加起來也只不過占了全球涂料市場的30%左右,這樣說來世界涂料市場并沒有出現寡頭化的局面。哪怕‘Big3’的市場份額超過了50%,也許我們無法撼動它們的地位,但實際上對于我們來說仍有發展的余地。”

                  隨著日涂控股“買買買”行為的延續,對于其所揮舞的收購大棒以及其后的邏輯與脈絡,也開始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Powered by CmsE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