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印记,请出来就有力量——贾樟柯

Posted in 艺术分享, by Tangfilm.

生命印记,请出来就有力量[本文摘自贾樟柯导演的访谈]

在我学习电影有过程里,《风来的人》给我很大的启发。九五年我在电影学院看完那部片之后整个人傻掉,因为我觉得亲切,不知道为什么象拍我老家的朋友一样,但它是讲台湾青年的故事。

后来我明白一个东西,就是个人生命的印记、经验,把它讲术出来就有力量。我们这个文化里,特别我这一代,一出生就已经是文革,当时国内的艺术基本上就是传奇加通俗,这是革命文艺的基本要素。通俗是为了传递给最底层的人,传奇是为了没有日常生活、没有个人,只留一个大的寓言。像《白毛女》这种故事,讲一个女的在山油里过了三十年,头发白报,最后共产党把她救出来……..中间一点日常生活、世俗生活都没有,跟个人的生命感受没有关系。

但是看完《风柜》之后,我觉得亲切、熟悉。后来看《悲情城市》,虽然《二八八》那事件我一点不明白,看的时侯还是能吸进去,就像看书法一样。

我觉得电影这个材料也不断受到新发明影视,比如说DVD,电子游戏、卫星电视。像我看台湾的电视,觉得丰富多彩,有各种案件、政治人物的冲突,整个社会已经那样戏剧化了,你怎么做电影呢?好像没必要看电影了。但我看一些导演也能找到方法把自已的意见结合到头型电影里,把自已的东西用壮举型来包装。毕竟头型元素有很多是很受欢迎的。

真正好的头型还是从真实出发的,最终要回到真实。

阅读原文

站在摄影师的角度——张艺谋

Posted in 艺术分享, by Tangfilm.

站在摄影师的角度[本文摘自张艺谋导演的访谈]

就一般而言,导演与摄影师是同事合作者、伙伴、朋友,这是一般概念性的说法。实际上,这里牵扯到一些特别具体的一种感觉。

因为我是摄影师出身,所以考虑的比较细。我还知道这比较费劲,我拍戏的时候,如果演员能够控制的情况下,我说咱们先拍一边,先正打,这样省点力气。但是,如果今天我觉着不行,演员这种戏是没有办法连贯着拍,就得跳着拍。我就跟摄影师商量。我说,你今天就跳着拍吧,你就非得跳着拍,因为倒不过来,他演员没有那个能力。
很多演员都有体会,说“最后看摄影”,摄影师说这条拍的不错,就会不错。因为,摄影师在取景器里看到的东西,有时候比导演看到的还要清楚还要细。

因为,你现在是用长焦距镜头拍的脸,摄影师是看的这张脸。导演是在摄影机旁边站着,他可能看的是整个的东西。包括通过监视器,都跟你不一样,你是一种很直接地跟演员的交流。你很微妙地跟着演员的表演动作去摇,去调整。这个微妙的东西,你得自己去操作才能得来。跟导演旁边看监视器还是两回事。

在监视器里也看不太清楚一些细腻的东西。尤其是由于光线如果暗一点,或者拍夜景的话,基本上就是一个影儿。
此外,摄影师要有适应各种变化想法和能力。

从摄影的角度来说,没有一个导演在拍摄现场是不变的。没有一个演员在现场是不变的。也没有一个剧组说一到现场,咱们今天挂一幅图,完全按图拍摄。这种事情有,而且,有时候被奉为经典。认为这样工作效率好,认为这个严谨,但我不这么认为。我甚至认为导演或者摄影师在拍摄前画的草图和那种现场的构图啊,我觉得是一种艺术感觉的东西。

阅读原文

关于婚礼拍摄中画面的唯美感与还原真实的关系

Posted in 艺术分享, by Tangfilm.

如果说婚礼是两个人爱情的见证仪式,那么仪式本身的真实记录与事件的如实还原将是作为记录者责无旁贷的职责。如果说婚礼是每个女人一生最美的那一刻,是每个男孩成长为男人的那一天,那么作为婚礼那一日的记录者就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纪录,而是一次艺术的创作过程了。

婚礼拍摄是一种本质上的真实仪式的记录,它不是我们从电视剧、影院所看到的影视剧作品,那是一种艺术创作,主要是由编剧、导演、演员等工作人员创作出来供人们欣赏和陶冶精神世界的。而婚礼,不是为了给他人欣赏而拍摄的影片,它是一种记录型微电影,一种客观上真实现状的记录。这是婚礼拍摄的本质,也是我们每一个从业者必须谨记的原则。但恰恰是因为婚礼这一特殊的仪式——女孩蜕变为女人,男孩成长为男人,注定了婚礼仪式的记录会围绕着亲情,友情和爱情以及两个人的价值观来表现。

这里我就要引入“唯美感”这样一个关键词。我理解中的“美”有很多种表现——主要分为“外在”和“内在”。外在的美,我们第一眼就能看得到,那是一种“视觉感官”的冲击,对拍摄者来说是最容易发现和捕捉到的,也是对提升整部婚礼作品唯美感作用非常显著的;内在的美,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感知”,是一种需要人的内心产生共鸣后才能体会到的美感,比起外在美的视觉感观冲击,内在美更能渗透人心,抓住本质,表现最真实的情感,体现记录者敏锐的洞察力和对感情表达的深层次思考。

由此我得出的结论是:婚礼拍摄中,画面的唯美感与还原真实是相依相伴、相辅相成的。形式上,唯美的鲜花和纱幔,纯洁漂亮的新娘,英俊帅气的新郎,这一切在视觉感观上都形成了一种外在的美,让人赏心悦目;内容上,新人与朋友之间的深厚友情,与父母之间的复杂情愫和感慨,两人对于即将到来的幸福生活的憧憬… … 种种的情感混合着形成了一种让人留恋的内在美,让人不得不赞叹爱情给人们带来的美好。所以,我们只有本着记录“真实的美”这一理念并且加以拍摄制作上的探索与不断创新,我相信,我们拍摄的每一场婚礼今后都将是新人回忆幸福的真实见证,每一场婚礼也将是我们婚礼人创作优秀作品的良机。

那就让我们一同 —— 记录这动人的美,升华这感人的情。
汤 池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

阅读原文

每个平淡的生命,喜悦或沉重——恐龍Weil

Posted in 艺术分享, by Tangfilm.

光是我的生命,作为一个爱好摄影的人,我觉得美丽的画面固然是十分令人赏心悦目,但动人的瞬间才是一个真正热爱摄影的人的一生追求。
我脑海中还清晰的记得当年意大利足球明星罗伯特巴乔在射失点球后,那是湛蓝天空下的一张巴乔的背影照,令人回味无穷。

很多人文的东西加入到光影中,那一刻就是历史的定格。我想照片的魅力就在于此。

很多人在说视觉,我觉得视觉的东西一定要有人文的内核,才能让照片有灵魂,真实的瞬间,是带感的。

同样,我们接触的婚礼都是由每一个平凡的个体组成,但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喜悦或沉重,开心或伤感,这都是婚礼的组成部分,特别是那些参与者,甚至邻家看热闹的小男孩,都是非常真实的存在,有些连新人自己都未必发现那些真实的瞬间。

这就是我理解的婚礼纪实摄影,有视觉、有唯美、有人文。

阅读原文

致TangFilm香港湯池電影工作室的一封信——汤池

Posted in 艺术分享, by Tangfilm.

不知不觉自己也已经是30岁的人了?;叵胱约捍友3龊诎灞ǖ男钡轿0毂男D诤烊?,那些年的回忆在这两天却异常清晰。 自幼对文艺的爱好和对摄影的痴迷,让初入社会的我,毅然选择了婚礼拍摄。耳边总是有这样的言语:“婚礼是任何人拿起机器就能拍的活。”这样的评价,我觉得非常的片面,而且不负责任。为什么拍摄婚礼的就比剧组摄像师差?我也曾有机会与高希希导演合作拍摄影视剧,但我不觉得剧组就一定比婚礼专业性强,一些国外著名的婚礼摄影师摄像师是非常高尚和自由的职业,我就要做中国拍婚礼拍的最好的人,我要改变婚礼摄影师的地位,因为我们也可以成为专业敬业的艺术家。

当那部给大家广为流传的《七年》之后,我发现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渐渐开始扩大我的工作室,直到2010年与他人合作将汤池印象品牌公司化运作。经过不到2年的公司化运作,我终于放弃了作品品质和量产共存的理想。

今年,是我的而立之年,我也在今年有了自己的孩子。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急功近利,曾经的冷漠孤傲,该淡去了吧。感谢很多很多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一起帮我把汤池印象品牌树起,感谢的人很多,本想有许多话说,提笔却觉得最需要的还是感谢。

终于,在我而立之年,我开始了香港汤池电影工作室的经营。我会和我那些年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们一起重新开始我新的理想,那就是做中国最好的个人影像的定制服务,做老百姓们的私人导演。 我还是我,还是那个充满奇怪想法、喜欢发现身边之美的汤池,我想唯一变化的只是更成熟、更沉稳、更自信了。

阅读原文